当前位置

首页 > 新游文章 > 游戏新闻 >

在《生化危机2:重制版》里,我期盼着这些敌人"回归"

时间:2019-01-08 14:46编辑:小鸭梨足彩在网上如何投注

  十多年前,国内一家叫动漫游的杂志社出版过一本《生化危机十年典藏》的纪念专辑,这本书其它内容我都比较模糊了,但其中关于怪物设定原画的版块一直印象深刻。

  从这里头可以看到在系列(至少前几部作品)里头那些病毒感染的生化兵器草案,几乎都是十分随性肆意的产物,这倒是让我一直以为科幻怪物的设定总是比较严谨的印象产生了些许冲击。尤其是很多之后并未采纳的怪物形象,更是铅笔涂鸦一般的随意潦草,给人一种纯粹就是开脑洞瞎画出来的感觉。

  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个系列的病毒越来越扯淡?

  这书好像现在还挺难找的?

  总而言之,各种奇奇怪怪的变异病毒和猎奇怪物,一直是我喜欢这个系列的关键因素。虽然除了《生化危机7》之外,每一部作品里的怪物数量与种类都能让我满意(注意不是不满意《生化7》游戏本身),但那些遭到取消无缘登场的怪物总是让人感到有点遗憾。

  随着《生化危机2:重制版》越来越近,我也逐渐开始关注本作的各种消息,而其中在龙马试玩的暴君追击克莱尔那段影像里,我发现这个光头居然戴上了帽子。而这个形象恰恰来自于《生化危机1.5》中遭到取消的设定草案......

  嚯,原来这帽子你藏了二十多年了

  反正这发现目前来说远比重制这些主角形象让我更开心,毕竟恐怖游戏最重要的到底还是怪物,而Capcom这次对于怪物的设计看起来非常上心。所以我打算重新把系列里被删除的怪物草案找出来,看看Capcom还藏了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它们其中之一就会在这次、或是未来可能出现的其它重制版里回归呢。

  人型蜘蛛(Man spider)

  首先是与本作关系最为密切的《生化危机1.5》中的内容,从目前还能查阅到的资料来看,本作不愧是系列话题性最多的取消版本,许多设定和草案即便对是后来的作品也仍旧有其价值所在。

  在系列中比较传统保守的设计了

  人型蜘蛛是在《生化危机1.5》的早期宣传影像中确认已完成了建模与AI行为,类似于舔食者一样基于中层次的兵种。它会利用尖锐的肢体攻击玩家,有着类似人类自立行走能力,并且在必要的时候也会跳跃将猎物扑倒。

  不太能辨认究竟是生物兵器,还是病毒泄漏后的二次感染体。不过从早年的宣传影像里它们出没于后期的实验室来看,作为安布雷拉B.O.W实验体的可能性显然要更高一些。

  在之后的系列作品中也出现了类似的生物,比如《生化危机3》里由跳蚤变异而来的“Drain Deimos”或是“Brain Sucker”等等。如果不特意提醒的话,这种在游戏里表现并不强悍的敌人(而且它们还是仅仅出现在一些过度场景里),很容易就被人遗忘,所以在正式的《生化2》里原本属于它们的地位被舔食者所取代也不足为奇了。

  设定中好像提到过主食是脑浆

  除了几近完成时遭到删除外,这个敌人还有个值得一提的东西:在早年《生化危机 1.5》的宣传影像中,曾经出现过这东西从通风管道中钻出来后,与可能是最终BOSS的怪物进行互殴,并出现了被其刺穿后甩飞的动作脚本。

  我们都知道神谷在这个被取消的版本里融入了大量激进的设计,很多最终都没能得以实现,而这个更加动态和刺激的怪物生态链就是其中之一。

  画质就这么糊,没办法......

  从目前《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的影像透露出了暴君在追击玩家时,会将拦路的丧尸给锤开,虽然还不清楚其它敌人是否会有类似的设计,但这个疑似被重新拾起的设定仍然让人十分期待。

  说不定会有暴君VS威廉的噱头呢?

  另外在原本计划与任天堂N64上开发的《生化危机0》里头,还出现过一种叫做蜘蛛男(Spider man)的东西。从原画中可以看到这是一具与变异蜘蛛产生同化共生现象的人类尸体,后背上的大蜘蛛几乎完全渗入到了受害者体内,并且以自己的獠牙咬入其后颈来操纵对方,可以说是同时具备了Lowb和骇人气质的设计。

  不是你们熟悉的蜘蛛人

  对于遭到同化的受害者来说这当然非常可怕,但是这玩意儿的战斗力究竟能不能比一只巨型蜘蛛强就有待考证了。如果特么就是一只被操控的丧尸那究竟是做出来干嘛的!?

  Golgotha与Zeiram

  我们都知道《生化危机2》的故事里有着更加强大的G病毒,在弥留之际将G病毒注入体内,并随着流程推进不断变异成各种形态的威廉·伯金作为游戏最终BOSS表现极为抢眼。

  不过在最初的设计中威廉仅仅是安布雷拉G病毒研究项目中的一位成员,而其感染的原因也不得而知。威廉早期的样貌类似极度膨胀化的丧尸,并没有像实际游戏里G-1形态那样不规律的右手异化,不过倒是在最初就确立了手持钢管作为武器。

  两位主角都会在流程中遭遇到变异的威廉,它在袭击玩家时还会一直呼喊着女儿雪莉的名字,并且在这个版本里它的妻子安妮特·伯金不仅会在最后的战斗中帮助玩家,同时也有她被G病毒感染的备选方案。

  还记得它一击必杀的威力么

  而在当时设计最终BOSS时,制作团队为最终BOSS的形象与设计准备了多个竞选的方案。其中坚持到最后进行角逐的两个草案便是以Golgotha与Zeiram为代号的怪物。它们同样都是G病毒的感染体,但一开始似乎并未将其跟威廉联系到一起,可能是最后觉得BOSS实在太多太杂,就将各自的设定统一到了一起成为如今我们看到的G-威廉。

  和后来的G-威廉一样,不规律的身体结构是Golgotha一大特点,从第二形态就开始巨大化的右臂,以及最终形态从张开的尾部出现的人头都能看出设计得挺随意的。而这些特征最后很明显都留给了正式版里的威廉享用,只不过要吐槽一下Golgotha最终形态写着“如同获得了20倍界王拳的力量”是什么情况XD?。

  据说那颗人头其实是威斯克的脸...

  “Golgotha”在圣经中也称为“Calvary”,在天主教典籍中则被译为加尔瓦略山,意译为“髑髅地”。它在新约圣经中被描述为耶稣基督被钉于十字架时所在的山,因此这个词汇多年来在基督教义中也代表着承受苦难的寓义。

  至于Zeiram的造型则更接近于爬虫类生物,表面明显覆盖着一层黑色的鳞片,不过从整体上看起来还是非常简陋的设计,造型上完全没有最终BOSS应有的气场。

  倒像是途中会出现的BOSS

  在最初的设定中就奠定了这两种怪物会一路追杀玩家的机制。在每一次遭遇时都会进入一个更加强大的形态,并且设定草案中也标注了会在哪个阶段作为BOSS出现。目前似乎Capcom还未公布重制版G-1之后的形态,不知道除了我们熟悉的5段变身外,是否会再加入一些别的惊喜。

  变异动物

  简单的狂暴化野兽在系列中也不算少见了,虽然在想象力与恐怖效果上完全无法与其它品种相提并论,但是在游戏中实际表现仍旧可圈可点。几乎每部作品都会构思一些狂暴化变异野兽,但也许是这些东西相对来说不需要太过脑子,所以废弃起来也丝毫不觉得可惜吧。

  猩猩

  和人型蜘蛛一样,都是在《生化危机 1.5》中就已经完成了模型与AI的敌人,最终在正式游戏里被取消。它们似乎会集中出现在警察局的地下停车场内,而在后期的安布雷拉实验室也会遭遇到,所以可以推断应该是正规的B.O.W。

  无论是通过想象,还是留存下来的信息中都可以看出,变异猩猩在游戏里能做的表现最后还是一只猩猩:拳头捶、拳头捶以及拳头捶。就纯粹就是一只变大后的猴子,而且在实际游戏里有一个暴君也是用拳头捶你,所以就显得很多余了吧......

  猴子敌人在系列里一直被多次取消,未能在N64上发售的《生化危机0》也有一种叫“威斯克的怪物”的变异猴子,据说是原计划在本作中威斯克会处处在暗中阻扰瑞贝卡,并派出B.O.W猎杀玩家。不过最后因为本作的主要反派换成了水蛭男所以也一同被删除掉了。

  “威斯克的怪物”一些设定后来保留到了NGC版正式发售的《生化危机0》中,作为原型生物兵器之一的“Eliminator”出场。在设定中可以看出安布雷拉虽然认为这些猿类生物变异而成的B.O.W算是成功的实验体,但是仍旧不足以成为商品出售,于是仅仅保留了一小部分样本,并没有投入大规模的量产,也许这就暗示了它们在系列开发过程中经常被删除的命运吧。

  “威斯克放马仔”好像也是旧生化系列一大惯例了吧

  

  仅仅只有一张设定草案的存在,不过内容倒是十分清晰:由于故事发生的地点位于美国中西部地区,所以制作组觉得“应该会出现马匹”。而这种被感染变异后的马也呈现出动物型生化武器的特性,反正就是变大变凶皮开肉绽......

  如果你还记得《寄生前夜2》的话,应该会对变异马留下很深的印象,在这款被“学习落实贯彻生化危机精神”耽误的另类RPG续作里,线粒体暴走后的人面马是前中期的主要敌人。它们在这里头使用的是冲撞攻击,Aya在被撞飞后的场面也十分滑稽——最滑稽的是游戏换B盘后有一场强制战斗,万一被它们给撞下山后你只能重新换A盘......

  至于《生化危机2》的马,可以看出这东西的体型被描绘得过于庞大,而玩过《生化危机2》的人应该都知道本作并没有什么场景可以容纳一只高达4米、行动敏捷的巨型生物。于是这只本来是“肯定会出现”的怪物,最终也只留下了一张草图,而使用踩踏的设定,则一直到PS2平台上才得以在另一种变异动物身上得以体现。

  其实Capcom当初可以做得更大一点,然后在游戏里只出现一只脚来踩玩家XD

  山猫

  PS2时代,旧生化危机的游戏风格在市面上几乎已经走到了尽头,而《生化危机4》也尚未开发完成,Capcom就投入了这个IP多人在线模式下的尝试。而这便是为旧生化迎来落幕的两部《生化危机:爆发》。

  本作有不少新鲜玩意儿:首次多人在线合作、有职业分工性质的8位可选角色、脱离了坦克式移动方式、以及过去少见的大规模丧尸围城。两部作品推出的时间比较接近,因此在系统玩法上基本一模一样,只是有些人物技能和武器在2代有所改变而已。

  不过在《生化危机:爆发2》里的场景却让许多玩家眼前一亮——系列终于正式以动物园作为流程关卡了,各种各样的变异动物在这部作品中大放异彩,Capcom更是将变异大象作为其中的压轴戏登场。

  然而实际在游戏里基本上都是左右慢慢甩鼻子攻击......

  早在《生化危机3》中其实就考虑过浣熊市动物园的场景,而吉尔在本作中途经的公园旁边其实就是动物园,但可能因为机能等因素最后还是没有机会出现这个场景。

  3代目前唯一可知被取消的怪物就是变异山猫,并且在设定上也写着“可能是从附近动物园跑出来的”,而登场的地点也是吉尔治愈病毒感染后前往的浣熊市公园。不过最后可能是考虑到本作出场的敏捷型中层敌人太多,或者纯粹就是时间上来不及再做一个敌人,最终变异山猫还是被取消了。

  看起来像是D&D里的怪物

  旧生化由于自动瞄准的功能,诸如丧尸犬这种在设定里被认定为实用价值较高的B.O.W,最后在游戏里的表现并不抢眼(打过丧尸犬的都知道它们多丢人)。这种现象直到4代彻底改变了战斗机制后,它们才得以扬眉吐气(打过4代丧尸犬的都知道它们咬人有多疼)。

  这次的重制版不禁让人为里昂他们将要面对的挑战捏一把汗,同时我也期待丧尸犬在游戏里追击玩家时,是不是还会和其它敌人产生冲突——我可是很想看看暴君锤狗的场面。

  花园被狗追的日子都还记得吧

  下水道怪物

  很难说系列里头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是各种扭曲的人类,或是潜伏在下水道等地底深处的变异昆虫。我个人的看法是后者这类出现在阴暗场所里的怪物设计更胜一筹,过去以摄像机镜头描绘的画面还没有那么直观,但是我想如果玩过几部主视角或是生化4之后作品的玩家,应该对近距离观察这些虫子心有余悸吧。

  重制版强大的画面表现,肯定是躲不过在下水道遭遇的大蜘蛛、集群蟑螂和实验室那只变种飞蛾了。不过除此之外,我还是期待能不能再加上一些新的内容,尤其是以下这几种被取消的变种昆虫看起来就很吓人。

  除了故意为之,2代其实是不可能被蟑螂给咬死的...

  D.A.L.I.

  《生化危机0》保存下来的设定原画,目前看来本来已经进入了实际制作的阶段,但是最后被另一种潜伏于废弃工厂中的敌人“Plague Crawler”所取代。

  它和后者一样应该都是詹姆斯.马库斯博士进行早期T病毒实验时的产物,以多种昆虫的基因嫁接后通过T病毒产生变异而来。但和“Plague Crawler”通常吸附在天花板上等待猎物经过后扑下来的习性相反,D.A.L.I通常蜷缩在缝隙或是下水道里,一旦玩家靠近就会突然现身。

  不是很有威胁的怪物,但是设定中因为被丢进了监狱里,所以导致大量犯人遭到屠杀

  但是相对于大型甲虫的造型来说,我觉得D.A.L.I软体动物的样貌要更加恶心恐怖,而且这玩意儿居然tm有瞳孔来瞪你感觉就更加诡异了。和通常拥有尖牙利爪的生物兵器不同,这东西似乎是以喷射毒素的方式攻击,尾部看起来储存着毒液之类的东西,另外富有韧性手指可能也会勒住猎物的脖子。

  不过,在它的设定原画上面,写着“DNA Arranged Lack of Intelligence”,所以从“Plague Crawler”被认为因智力与战斗力都未能达到要求而遭到废弃的设定来看,这种以蠕虫为原型的怪物应该也是失败品吧。

  灶马

  变异灶马是一种二次感染后的生物,显然来自于现实中的一种蟋蟀。这是个尚不清楚具体在哪一部作品中设计的敌人,也许只是无数初期涂鸦中随手就被扔掉、连设定方案都入选不了的存在吧。

  从图中可以看出它似乎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强力跳跃能力,但是玩家在击杀后,腹部的幼虫便会喷涌而出。这个机制后来倒是保留到了变种蜘蛛身上,各位应该都还对浑身爬满小蜘蛛的景象记忆犹新吧(笑)。

  事实上,这种敌人虽然连具体是在哪一部作品的开发过程中被提出都没有记录下来,这张唯一的设定草案仍旧在日后发挥了作用——那就是出现在《生化危机5》中的强力劲敌“Reaper”。

  同样是蟑螂,这东西堪称系列最危险的虫类变异体之一了,不仅拥有和电锯老祖一样的即死攻击,而且它还具有靠近后追踪玩家位置突进的特性。很多人在第一次遭遇的时候拿起枪就打,结果都不知道它初登场时的位置已经是危险距离了。

  2代既然也有蟑螂了,不知道会不会将这东西从非洲搬过来,给玩家一个惊喜呢。

  应该都吃过这招吧(摊手)

  除了昆虫外,一些比传统的丧尸更加诡异的人类变异也可能被安排在类似的场景里增添恐怖的气氛,事实上越是接近人类样貌的存在,越是能激发潜意识的恐惧感这种情况早在许多游戏里都被证实过了吧。

  溶解人

  同样是非常雏形的废弃草案,设定稍微有点老土和随意的怪物,而且在早期的硬件技术下能否实现也说不准。

  基本上就是烂泥人一样的东西,当玩家攻击后掉落的肉块会分裂溶解成液态,应该也会对玩家造成一定威胁。类似的概念后来可能被转移到了《生化危机0》的最终BOSS水蛭马库斯上面,并且从单纯的液体腐蚀变成了更加恐怖的集群软体生物。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东西很适合用在重制版里,可能是因为这次又很多光线昏暗的场景,玩家需要举着手电筒进行探索。如果在地下行进时转过一个拐角,手电灯光突然捕捉到这么个东西,效果应该会挺不错的吧。

  这tm是看了铁甲威龙后想到的吧

  变异怪人

  曾经有人好奇在生化的世界观下,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投入庞大资源去开发生物兵器,最后仍旧还是被传统军事武器打得满地找牙,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然而事实上我们现在知道,其实所有的生化兵器仅仅只是副产品而已,安布雷拉从一开始的目地就是进行超人类进化的研究。而之后即便这家沙雕公司垮台,系列反派其实对于生化兵器的定义也不是取代传统军用武器,而是看中了散播恐惧在民众间制造混乱,并且投放便利的效果。

  而比起丢下去就不给你管,之后只能靠爆炸来解决问题的量产型B.O.W,以暴君和寄生虫技术研发、拥有一定智力能够使用武器并(偶尔)服从命令的人型兵器才是这个变态产业的主要核心。系列从2代开始也一直没有缺席类似的生物兵器——暴君-103型(军大衣)、追踪者以及右手等等都是让人感觉终于花钱花对了的东西。

  给人感觉就是股票不跌的话再做一做就实用性就很强了的东西

  很明显,我自己都不相信Capcom还可能在《生化危机2:重制版》中继续加入类似的敌人。毕竟军大衣和威廉已经是很具有代表性、也足以撑起整个游戏场面的敌人了,不过在这之后可能存在的其它重制版作品里,我仍旧希望能看到以下几种敌人重见天日。

  笑面杀手(Laughing Killer)

  一个原本预定在《生化危机:黑暗编年史》登场的敌人,在面具的式样上就有多种备选方案,但整体设计基本上无一例外的都是诡异狰狞的笑容,并且身上缠着铁链手持铁钩。给我感觉似乎有一点和4代的盲眼利爪男相似,都是穿着打扮到武器令人联想到中世纪刽子手的形象,也许相互之间也有借鉴构思吧。

  看起来像是生化4里头会有的敌人

  有一个替代的方案是爪钩并非持有的武器,而是产生变异后直接从笑面杀手的两只手臂上长出来的。

  这种敌人会利用爪子在墙面上攀爬移动,而原画设定中似乎很强调它们在黑暗中露出的阴森笑容。对了,锁链的功能并没有证据表明会像某个希腊光头一样连接着武器抛出去,倒是会看到它们将受害者如同战利品展示一样用铁链拴在高处的行为。

  在场景原画里感觉要猥琐得多

  笑面杀手的爪钩设计后来被沿用到了南美篇中出现的“Jabberwock S3”身上,这种行动缓慢跳跃力倒是很强的生物兵器据说是安布雷拉竞争对手研制的产品,并在2002年的时候出售给了本篇的BOSS哈维尔。

  这种敌人拥有类似昆虫的样貌特征,而身上的5只巨大的镰刀手臂是其主要的武器,还能利用镰刀防御玩家的进攻。Jabberwock S3拥有简单的智力,并且能够理解和执行追捕指定目标的能力,是典型的成功商品。

  不过本作再次证明了这个系列最厉害的武器永远都是BOSS们的女儿

  变形生物(Transforming Creature)

  似乎是初代生化危机由三上真司所构想出来的敌人。不确定这个消息的真伪。

  在设定草案中描绘了一名身着安布雷拉实验体制服的女性,很有可能原本还是在剧情中有一席之地的角色。我猜测可能原本是玩家需要保护的角色,之后会在流程中的某一个环节触发、或是感染了病毒后发生变异,并反过来袭击主角。

  她拥有两个类似的变身方案,基本上只有体型的壮硕程度上有所区别,以及其中一个形态后脑勺开了张嘴巴。共通的设计是它的攻击方式——实验体的双手变成了巨大的鳌,而战斗的手段则是将对手的双臂直接碾断。(草案中的受害者看起来应该是吉尔)

  很有可能是作为最终BOSS的备案

  总之,这个怪物设计让人联想到从4代开始强调的“潜伏于普通人群中的生物兵器”这一概念,也许正好和旧系列疫情爆发这个核心主题有所冲突,最后不了了之吧。

  现在由于有了《生化危机6》席梦思这种沙雕设计,所以我们早就对各种浮夸变身没那么大惊小怪了,但在旧生化的大环境里,这种平时保持着人类外观,之后突然会变身的东西仍然算是十分离谱的。

  另外想要吐槽的是:在几乎就没几个NPC的情况下,这种敌人能够造成的惊悚效果究竟如何也有待商榷。不过我倒是觉得要是出现在了《生化危机:爆发》这样的作品中,也许作用就十分明显了?

  劣种暴君与劣种舔食者

  有什么样的敌人最能体现出变异失败的B.O.W呢?显然系列一直作为生物兵器招牌的暴君失败品是最具有代表性的符号吧。

  右边那个更像是劣种浩克

  在无数被安布雷拉用于实验的样本中,我们只有在《生化危机0》见识过原型暴君(T-001型号),而在这之前那些废弃的受害者有一些被掩埋在了地下深处,但在原本的设计方案里其实还有一些“幸存者”。

  劣种暴君在设计时的一个关键属性,是它们拥有能够奔跑的高机动性,并且在设定中也强调了这些东西会集体行动。试想一下在逃生过程中遇到一群比僵尸更难缠,并且还跑得很快的怪物会有多么绝望,我觉得可能还比暴君造成的威慑力更强吧。

  更强的丧尸,更弱的暴君,基本上就是这样的存在,也许正是这种并不具备独特性的设计才让它们真的被废弃掉吧。

  至于“进化”失败的舔食者,我倒是觉得它们有点希望会在这次的重制版中登场,事实证明同时具有两个物种特征并显露出转化失败的存在,会莫名的引起人类的恐怖联想。无论是丧尸还是舔食者对于系列玩家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存在了,但是如果突然撞上了两者结合后的扭曲产物又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熟悉又陌生的元素是我期待的关键

  从来没有人为“重制”做过什么明确的标准,增加新内容的强化版可以叫重制,重新做一个也是重制,没良心一点画面优个化卖给你说是重制你照样没脾气。

  而如果是《生化危机2:重制版》这样的作品,我更愿意将其视为一个主题的重新诠释——现代化的思路与技术,熟悉的元素与回归的标志性内容,以及似有若无就是不在正式发售前告诉你答案的新玩意儿。

  好像是以前的内容,但怎么看也像是加了很多东西的样子

  生化危机系列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大量的废弃内容,即便是最近的7代实际上原本的构思玩家要面对的都是一个成员丰富的家族,而不仅仅是我们实际游戏中看到的四口之家。但幸好Capcom有着将废案重新拾起的习惯,过去是这样,即将到来得2代重制版同样如此。

  从目前公开的影像来看,除了将很多旧设定做了重新修改(比如酗酒李三光变成了三好李公仆),连老得只有一些模糊旧图纸的内容好像都被重新捡了起来。不仅仅是画面技术和玩法的全面改变,甚至连内容也在暗示着有更多的惊喜,这就是我这个原本对生化系列并不算感兴趣的人被吸引的关键——Capcom似乎真的在努力回到过去内容体量丰富,制作完善厚道的状态。

  肯定不是霰弹枪打下去效果很牛逼才预购的!

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极限挑战第二季 天黑请闭眼之谁是卧底 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玩家自制火柴人动画 LOL大战DOTA 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寓意深刻震撼画质动物短片 婚外情 唐唐脱口秀: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唐唐脱口秀:太凶残 猛男竟这样泡妞
前MVP中单谈LPL:想和Rookie和小虎交手
《GRIS》在Facebook发布预告遭拒 因包含性暗
15.9mm厚度+QC3.0快充 微星PS63发布
终于不带核显了!Intel推出6款F系列9代酷
三款美商海盗船鼠标亮相CES 无线黑科技开
专访LGD.Kramer:我想和LGD一起变强
分析师:《辐射76》的失败不会影响到《
耕升 GeForce RTX 2060 G魂OC显卡抢先看
非公版最高频!5款iGame RTX 2060正式发布
网站地图 太阳城百家乐网址 足球单场投注技巧 申博太阳城官网下载
申博开户中心 申博直营现金网 138申博亚洲 申博菲律宾申博
讯纳ceo孟祥鹰 猫游棋牌 全讯彩票上海时时乐 风云足球无插件
瑞博国际百家乐 百家乐破解软件下载 皇冠平台官方网 百家乐太阳城娱乐网
正规网上投注网站 查看新的皇冠网址 太阳城正网代理开户 广州足球投注群
181cw.com 678XTD.COM 778DC.COM S618P.COM 889XTD.COM
231SUN.COM 11sbib.com 1115119.COM XSB593.COM XSB718.COM
586sunbet.com 1112937.COM 989PT.COM XSB898.COM 99sbib.com
rp138.com XSB687.COM 218PT.COM XSB255.COM 33sbsun.com